蜜桃乌龙茶

闲人

艾沈

#香蕉爆
短记
  
  
  
香烟是男人兜里少不了的物件,尤其艺术工作者。思绪枯竭而辗转反侧是深夜里,自然是要与那些飘飘荡荡的烟雾缠绵。
  
  
  
无数次深夜座谈,众人被睡意拉扯折磨之时,燃着香烟顷刻入肺便又唤醒灵感。夜更深则各自归家,奔赴短暂睡眠。沈腾总是坚守最后的那位,陷在沙发里也漫游在自己的创作世界里。艾伦不是不愿睡,捱到近天明都是晕头转向昏昏欲睡的,只是更愿意陪他哥,盼着他哥能突破某些创作上的桎梏。
  
  
  
前些天有朋友递了包外烟给艾伦,是哪个国家的不记得了,只知道是香蕉味的爆珠。爆珠这玩意儿,在香烟里算是艾伦不太爱碰的一类。薄荷味太劲,刺激喉咙的凉意夺了烟草味的风头,而果味爆珠更是,甜腻得寻不着点儿苦涩,喧宾夺主了。偏偏这夜里烦闷气氛猖狂,俩人的烟都早已沦为了烟缸里湿漉漉的一堆烟蒂。沈腾的懒,都是有目共睹的,任由情绪焦躁地吞噬理智也不愿意挪动身子,更别说下楼买烟了。
  
  
  
“艾伦,烟。”
“没了哥。”
  
  
  
屋内仅剩一盏台灯,昏暗中映着沈腾半张脸,望不见沈腾眼底的光芒。艾伦想起外套里失宠数日的那包香蕉爆,登时就有些莫名的甜意缠绕,将疲惫抖落。趁低气压未持续太久赶紧掏出那包烟给沈腾递了过去。
  
  
  
“之前别人给的……差点儿给忘了。”
  
  
 
烟瘾裹着倦意哪还顾得上烟的出处由来,叼在嘴里懒懒地以双唇摸索位置,磕破爆珠后便燃上。烟雾一飘,似又续上半晚。但回味却是寡淡,品不出滋味。
  
  
  
“伦儿,你啥时候抽这种烟了。啥味儿没有,还越抽越困。”
  
 
 
艾伦随人发问也慢悠悠点燃香烟深吸一口,狠狠地将半支香烟贬做灰烬后才倏地有了反应。起身凑近他哥,近到距离都被鲸吞,成了烟雾。唇齿相覆舌尖掳走一丝甜润,关于水果的清甜才初露锋芒。紧接着是漫长争夺,急切地掠走彼此唇上的甜蜜,到喘不过气还余韵悠长。
  
  
  
“哥,这烟吧,它嘴里没味儿,嘴唇上有。”
  
  
 
沈腾被逗乐了,亮晶晶的虎牙狡黠一显,又点燃香烟。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