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情人节真实的瞎写

#雷郭私设,贼丑。
-《床头床尾》



固执的一对,渐发现各自也不对。




繁华落幕,都市人匆匆奔赴各自的港湾。烟灰跌落仍难以惊起旁人片刻关注,思绪也许早随着车流穿梭去了遥远的异乡。眼底的万家灯火,温馨中更衬得这偌大空房的寂寥。鹅黄街灯,暖色调未诱发心底丝毫的情绪起伏,无言以对。僵局静候着某某介入,期待氛围升温。指针倔强地指向,十二。




“郭京飞,十二点了。”
“十二点咋了。”




尴尬的疑问迫使雷佳音再次压抑兴致,登时只觉烦闷,咬牙切齿又暗自吞噬了争吵的欲望。彼此难堪,不愿再自讨苦吃。尼古丁向来是只添焦虑,不解忧。烟熏得人两眼迷蒙,眉头生出数道沟壑,似有无形的屏障隔开彼此。费尽心思缓和局面却郭京飞却无动于衷。雷佳音想,肯定有屏障。否则,他哪能不懂我意思啊。
倦意孜孜不倦地攀上身体,试探着,终将人拖入无边梦境。



对不起一句,没记仇隔夜已不再追。
被窝中转身找依据,互送怀抱换个焦距。




床褥的余温暗诉着与人彻夜共眠的暧昧,激情未褪。沾沾自喜着独享爱人体温而清晨的饥饿并未识趣,逼迫着妥协。如此罗曼蒂克的日子,那就应应景。雷佳音所以为的浪漫,便是清早拎着楼下早餐铺新鲜出炉的肉包子将对方从睡梦中唤醒。油腻的香彻底催醒了对方,也不免一顿拳打脚踢。




“雷佳音去你大爷,油都他妈滴我脸上了。”
“凶个屁啊,我这不叫你起床吃饭吗。”

往日互诉衷肠的默契与宿醉后喋喋不休的埋怨霎时涌上心头。爱意缠绕进日常的打骂中,说来奇怪,怨得越是激烈,越是深刻几分。




两夫妇怎相对,暴雨横过后变细水。
再蒸发变轻烟一缕,化作云雨在被窝里。






“郭京飞,今天啥日子。”
“我咋知道。”
“几号啊。”
“十四号啊。咋了。”





吵闹过后渐入正轨,靠坐在沙发上看球喝酒嗑瓜子。偶尔絮絮叨叨,沉默后四目相对。一切明了,是时日为彼此刻画下的,最难割舍的默契。雷佳音仅是稍未控制住神色,让贱兮兮的那股子劲趁机暴露人前;郭京飞也仅是扮作无知,歪着脑袋盯人看了许久,一不留神没憋住笑。答案揭晓,各自偏过头去细赏深情。






“滚。”
“你还过这节,够骚啊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