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豆鬼】陪你过冬天




重庆十月的风尤其凛冽,完完全全灭了秋老虎那副狂妄的灼人姿态。夜很快便黯淡下来,胡雪松喜欢在傍晚天色初入灰蒙的朦胧时候在霓虹璀璨的商圈中心自顾自地吸烟。行人匆忙地擦肩,无人驻足,繁华都市夜里的快节奏也让人极有安全感,至少独身不用与人交际。这座城市很少下雪,但暖意也不会在冬日里眷顾,除了肖佳迷人的声线由听筒里传出的刹那。耳廓都是触电般酥麻地,随后便觉得寒冬烈风不值一提。




异地仍是同样斑斓的夜。机场里向来不分昼夜,玻璃墙外的明朗或失色都阻不了人们的离开与归来。肖佳乘着最末的航班飞去重庆,窗外机翼已是穿梭于夜的云层中,好像腾云驾雾只为了去见他,心里又盘算着着陆后吃一顿热腾腾的火锅。胡雪松和肖佳却因此吵过架,一个说重庆人夏天吃火锅有江湖气,一个说冬天吃火锅暖暖身体。谁也拗不过谁,但是不论季节,能坐在一起吃一顿,总是好的。



最爱的一家火锅店隐没在仿佛与世隔绝的老街区里,错综的街道,斑驳的墙面,以及一地不堪的烟头。肖佳和胡雪松喜欢这样的生活味,灶炉,辣椒,木凳,街坊的嬉笑。台风过境,南方地区几乎是难逃的几日连绵细雨。在淅沥的雨中,烫毛肚吃牛肉,还要在店外搭棚的院里吃。脚下是冲洗后的泥泞,白鞋鞋底都污了些,但真实触地的质感又给人以慰藉。



胡雪松给肖佳买了件衣服。喝完夜啤酒回家已是微醺,肖佳脸上烧得火烫,眯着眼故作几分清醒。沙发上还有前些日子胡雪松熬夜焦虑吸过烟的气息,混合此刻他身上淡淡的茶叶香味。意识似乎已经冲出大脑,胡雪松尚有兴致,目光里的阴暗褪去只剩下人前不可见的明媚满足。



“我明天要回去。”
“嗯。”



胡雪松没有多言,两人各占沙发一角睡去。他揽着新买的衣服,等着第二日的晨曦入室唤醒睡眠。又坠入空荡的空间。黎明如期而至,肖佳还在身边,新衫穿在他身上很好看。




“我还是放下了行李箱。”
“留下来陪你穿情侣装。”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