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Part 1」

#一個古輝的新奇腦洞#
#機長古和小作家輝#
#很久沒發cp文的產物#


  「我一直在想 這世界上有沒有存在這樣一種關係。我們從未遇見過 但已經隔著遠遠的那方 相守相依 開花結果。」

  念此 倒是一陣欣慰。便不會是一個人苟活著吧。

  澳大利亞 最適宜居住的一個國家之一。古先生 正是暫居于此。隔著落地玻璃翻閱手裡的書目 隔著窗紗望去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草地 地皮瀰漫生氣的奶香 且嫵媚的縈繞著這間小屋。這古先生的鼻尖 所呼吸之處 都是散發著草香味。

  斜陽映射在手裡的這書上 是國語。倒也不出奇 問說古先生遊歷四方 背井離鄉 在國內也未曾安家 唯獨是放不下對中華文化的喜愛。只是難得這人看的書 常常是出自同一人的作品。可惜 卻無人留意這有什麼關係。畢竟眾人眼中 古生只是一位出色的而孤獨的機師罷了。

  距離6855公里外 正午。太陽是被數座高樓遮掩起來的 只剩下那些反射在城市商業厚重的玻璃墻上的刺眼光束還提醒著工作中的人們 要更拼命忙碌起來。

  在香港這座城市當作家 還真是格格不入。阿輝就是這千萬人中奇葩的一位。工作室四周包圍著各式各樣的上班族 各行各業。融資 證券 保險 還有開網店的  魚龍混雜 不過也正順應了香港這樣一個城市奮鬥不分等級的特別 實是包容萬象。
  雖說阿輝的文章與書籍都常有發表出版 算是小有名氣 可要在這樣的國際大都市生存都是不太容易的。只有每日抱著泡麵待在不足六百英呎的工作室里趕稿 偶爾在臉書推特上刷刷動態。與街里每個人人一樣的平凡且努力。

午後 耳機里音韻流動。

  「世間千千萬萬人未明白我
      替這位空想家驚訝
      孤單真的不可怕 能讓我畫滿花
      還沒算是那麼差」
 

  充滿靈氣的女聲 似是悠遠又勾人的長笛。卻聲聲吐露著情愫 少女的陽光明媚地溫暖著這空蕩房間裡的阿輝。便是鬼使神差般將這歌傳上了自己的臉書首頁。

   遙遠的國度 通過新時代最奇妙的產物 網絡 。將這人想要要分享的一切帶給大家 剛從高爾夫球場回家的古生也是在這刻於自己的首頁看到這條洋溢著青春活力於希冀的動態。

  阿輝是古先生最喜歡的作家。素未謀面 但他的一舉一動都能引起古生的好奇心。便在下一秒聆聽了這首「偶像」分享的音樂。

     「夢要變真也沒那樣遠」

  此後 當古生的飛機每次穿過對流層 腦內都會響起這首歌曲。好像是帶著魔力般牽引著 跨越太平洋 跨越國際。想回香港看看 想去他走過的地方。每每想起自己貧瘠的生命里 有幸認識這樣一位青年。他有著自己年輕時的熱情 臉上的笑容乾淨純粹 努力力爭上游 卻仍在浮沉。意識便會拖著疲倦的身軀 讓自己更勤奮起來。機師如此這般四處留情的職業 也未能在世界各個角落留下captain.koo的思緒 仍是緊緊的牽住香港 繞著那位陌生卻熟悉的阿輝。

  古先生 和平日里追星的小女生一樣 會在他的動態下留言 卻始終未曾收到答復。末了 也才鼓起勇氣 像待嫁的姑娘一般 向人發送了第一條私信。

  –阿輝。我是你的讀者。我很喜歡你的書。

  當這樣蠢到家的話語出現在消息記錄里時 才是後悔得想找塊地埋了自己。沒人想到素日紳士冷靜的古先生 竟是張牙舞爪地對著屏幕發狂。
「或許他會認為我是個小學生呢。」
   
  想到這 更惱了幾分。但也想著人或許不會看見自己的私信 才這樣打發自己去床上躺著看看書。

  書裡寫
  
  「他就站在我面前 不到一臂的距離外 我認得他的靈魂 卻沒能留下他的容顏 在我的記憶里。」

  阿輝的文章里 充滿了距離感。他總愛強調這一種距離。看不見 摸不著。倒不像此刻 隔著大洋的距離 那麼真切 亦是暫時無法逾越。

  晚飯後 平原的落霞看得也算沉醉。沒有山峰的掩曳 只能暴露於這天際 照得天空更加妖冶。不到半晌 天便沉沉的暗了下去。房裡並未亮起燈 只有古生手機屏幕的點點亮光。

–多謝。ヘ(´ω`ヘ)

  「……突然間 不知道是被什麼重物擊中似的 腦子也想不起事 竟有些少女的羞澀。」

  這是古先生日後回憶起這條消息是所說的。對於眼前屏幕裡的畫面 心臟滯停。

  「這個…表情…是什麼? ? ?」
  喉嚨頓感有些乾澀 才放下手機去飲杯水。思緒仍然是在思考這突如其來的互動 與令人不知所措的顏表情。不禁又再去揣測 阿輝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怎麼這麼可愛。

  不夜城香港  哪怕凌晨三四點街里也是有人活躍著。或買醉狂歡 或獨自流落。阿輝則是因為白日里睡了太久 到夜裡才精神奕奕 跑到街頭消磨時間。於便利店買了一杯可樂后 才開始他的「夜遊記」。在自己的文章里也提過 喜歡感受夜晚的香港 這個魅力城市的夜晚都是那麼令人沉迷。所以 從未離開過香港。阿輝不喜歡旅遊 他喜歡這裡。

  今夜 不同於以前的每一個星夜。他收到了第一封「讀者來信」 雖然只有一句話。但卻能慶幸 自己的文字 還有人共鳴 有人關注著。也去翻閱了那人的臉書首頁 好像是個外國人吧。沒有自拍 沒有日常。只是一張張不同的機場照。或許他有收集機場照片的癖好吧。儘管好奇 可一想到有人關注著自己 就想立刻滾回電腦前再寫十本書來給自己的讀者。可不能讓他失望啊。

  夜了。
  香港 2:00 AM
  澳大利亞 4:00 AM

  「果然是睡在床上舒適。」
  擁抱著各自對明日的期待 閉上了雙眼 入夢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