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孔沈《最佳损友》

《最佳损友》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那会儿沈腾刚毕业,名副其实的盘靓条顺。忆往昔挺为难的,毕竟孔二狗印象中沈腾还是个操着东北腔韧劲儿十足的小青年,那阵可崇拜他了,后来不知咋就跑偏了。估摸着,应该是好友的代价。熟透了,就门儿清了。


北京和东北的冷大相径庭,很难通过文字表述清晰,大抵从北京出门围巾得绕三圈,从东北出门围巾绕完三圈还得捂个口罩,冻得脸麻,且这股子寒意会以不可见的高速弥漫。但孔二狗没什么机会和沈腾去东北,所以故事就停留在仅需绕三圈围巾的北京。


刚毕业,初生牛犊不怕虎这词儿是真实的。有事儿没事儿沈腾就爱来闹腾,吆着呵着几伙人就相约步进寒冬,拐几个胡同到烧烤摊去喝酒唠嗑。掰花生米下酒,烤肉焦得酥脆,路灯也暗,奄奄一息地像是便于城市自由人办点儿好事。烧烤,大排档,几乎是一座城最独特的标签,北京的烧烤食材就比东北含蓄很多,正正经经的首都。


很长一段时间里,沈腾喝酒约等于失态。醺得脸通红就俩手捂着降温,收效甚微。孔二狗自诩酒量不错,总是搀着他回家那个。就陪他歪歪斜斜地走,常年如此,靠两脚丈量烧烤摊到家的距离。那时沈腾就已脱离军艺时期给他的印象,一张旧画报,军装笔挺的抖擞青年。每每醉酒,孔二狗脑袋里就涌现同样的疑问,这小子咋就这么赖呢。


酒这玩意儿是真害人,逼人说真话,逼人自我揭露。一来二往,孔二狗和沈腾就把对方看得极清楚了,险些比他们妈还了解彼此。思想赤裸相对后,相处模式得以更新,言语相碰愈是放肆。某些令人咂舌的昵称就诞生于那时。


“小腾腾,我把准备给你的香肠给吃了。”

“我的小狗狗,你怎么这么馋呢。”


“我好歹是个文人吧。”

“你顶多是个骚客。”

骚客就骚客,谁和谁比骚呢,半夜敞着大白腿往人身上搭的是谁心里没数吗。



-一直躲避的借口,非什么大仇。


都市人潮涌般地被逼迫进快节奏生活流。忘了具体节点,慢慢地沈腾就不爱缠着孔二狗问《东北往事》啥时候更新,孔二狗觉着和他也得变往事了。观察太敏锐,也挺难受。确实那阵沈腾也忙,孔二狗就悄摸着买了张票去看他的首映。影厅内笑声迭起,几乎是爆发式的。很显然人和人的快乐并不能传递感受,躲在后排孔二狗也憋屈,登时有点儿怀念和沈腾看午夜场的时候。


除了清洁工,孔二狗觉着就他和沈腾看北京夜景最久了。昼伏夜出,跟蝙蝠似的。沈腾买了两张电影票,故意摆着高架子要孔二狗求他。其实片儿是真不感兴趣,但和沈导一块儿看戏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于是乎,“沈哥、沈导!求你了!”


孔二狗瞧见那虎牙一露,就知道这机会啊,到手了。

入场前沈腾闹着非得买桶爆米花,说得有点儿仪式感,信了他的邪,孔二狗遂掏钱买了。电影冗长无味,沈腾中途数次调侃,觉得自个儿拍得更好。虽然还没成品,孔二狗也跟他插科打诨,但打心底里是认同这句话的。


后来孔二狗猫在剧院里看了沈腾首次执导的话剧,这事儿也没和他讲过,却又一次笃定内心的想法。我家小腾腾,前途无量。


到真正电影上映,他得到一切应得的荣誉,孔二狗尚且明白到自己该退场谢幕的时候了。倒不见得说有难能同当,有福难同享。只是一三流作家兼过气段子手,网络上能避则避,别给彼此都添了麻烦。


时过境迁,道理都看得挺通透了。在早熟后,孔二狗又一次成熟了。行了,不是他的小腾腾了。


凌晨微博提醒,孔二狗睡眼惺忪地就活动手指头输入几行字,待脑袋逐渐清醒才又缓缓删除。

“小腾腾,还不睡呢。想我了没。”


-不知你又有没有,挂念这旧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