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艾沈


大概是恋爱初期一些别扭的甜饼





拥抱比亲吻更接近灵魂,这句話是艾伦偷听来的,无从考证,但至少在拥抱他腾哥的时候总是踏实的。幕后罕见的紧张情绪被拥抱温柔地吞没,台前似有心准备的惊喜又跌进拥抱中。相较其他更热烈的方式,仅是相拥,更像是儿时偏爱的棉花糖,许久仍有甜蜜的余味。




“腾哥,想你了。”
摄像机未捕捉到的光线阴影中,借沈腾环抱而来的手臂轻声吐息趁着几秒接触时间温柔地令倾诉心声。毕竟是太久未见,拥抱厚重的力量包裹着二人,艾伦甚至能闻见沈腾侧颈极淡的沐浴露香。掌心贴紧后腰留恋片刻才徐徐撤回正常交流距离,虽仍是两肩相抵在艾伦眼里似乎却丧失了温度。




节目流程总是千篇一律,百无聊赖中艾伦视线便牢牢缠住了沈腾,将这几周来的变化皆探个明白。掌声与嬉笑仿佛都沦为画外音,脑子里嗡嗡涌动着不明声响,而逐渐呈现沈腾的笑容,不时冒出的虎牙,连偶尔局促拽拉衣角的小动作都激得心底沉寂潭水泛上涟漪。



终是结束录制,影像器械一撤艾伦便朝他腾哥靠近,似有若无地搭上肩背,待旁人视线转移便俯身倾诉。
“哥,你想我了没?”
“哥,一会儿咱吃啥?”
“哥,还得多久才能走啊?”




几句话来得陡然倒让沈腾一时没缓过劲,只是稍倾身向后背那只手靠了靠,以显示暂无防备的安心。数年培养的默契自然明晰暗示,待招呼完工作人员便逃窜般离场了。同行的还有常远,上车时似有所避地选择副驾驶,阖眼休憩以给予两人足够的私人空间。刚落座艾伦便展臂搂抱住沈腾,硬憋着的思念总算寻着出口,或许是碍于公共场合并未再进行更亲昵的互动。





当信赖积淀至某个程度,当静处时便可放心入睡。沈腾就靠在艾伦怀里浅眠,轻柔的呼吸声总是被窗外呼呼风声卷走。氛围和谐得令黄昏街景都变得明媚,城市的一切都在掠过,被风刮得凌乱,仿佛只剩余眼下的浓情蜜意,永恒地定格了。




而下一帧画面,则被艾伦主观记忆跳转至熟悉烧烤摊前。滋滋烤肉香,溅着滚烫油汁儿,炭烤烟徐徐而上,在墨色天空中滑过浅浅的痕迹。许是夜深,索性选择靠路边的位置,店铺内寥寥几人上菜效率也提高许多。烧烤店旁是绵长的一条长街,几盏路灯像斩截晨昏一般,将长街分作昏暗分明的数个部分。沈腾痴望着灯,试图转移注意力以消磨尽饥饿感;艾伦盯着沈腾,也不为什么,只是像莽撞的小孩倾慕所爱一样,情感翻着千层浪通通止于言语。




“伦儿。”
“啥事儿哥!”
“没啥,就想叫你一声…”




由于注意力完全倾注在一人身上,反应自然快了起来。沈腾兴许没预备好如此快地接收回应,才忘了呼之欲出的话。正巧烧烤也端上了桌,沈腾理所当然地全神贯注于这盘烧烤,投入于美食,暂且忽视先前未尽的言语。




“哥,我觉得没你烤的好吃——”
“凑合吧。”
“那哥你刚刚想说啥。”
“忘了,赶紧吃!”




艾伦被驳回多次后总算静下来与沈腾一起享用晚餐。夏夜总有蝉鸣,在沉寂中显得愈加突兀,令艾伦本就躁动的心更混乱。甚至理不清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不过也没时间给他重头思索了,一餐已尽结完账便只能往各自屋里奔。




那是还没同居的日子,仅是同城内的距离便令艾伦沮丧。他未褪尽的孩子气希望和沈腾总在一起,但已然成型的成熟感逐渐淡化了前者。而每晚回家仍是成了最揪心的问题,当代恋人习以为常事儿反倒成了艾伦最不愿面对的分离。





沿着长街一路走,艾伦走得很慢,昏暗时轻揽着沈腾肩头,明亮时又轻轻放松。终于就走到尽头,只是短暂的离别。沈腾一天的话都不太多,让艾伦怀疑是否因为上节目耗尽了他的精力,甚至忿忿地暗骂几声这破节目。送沈腾先走是一种目送的爱,也是令情感能缓复的预留时间。




一辆空车驶来,沈腾招手即是要走。艾伦佯装豁然地替他开车门,嘱咐到家回个信息。整日劳累后的倦意将袭来,而沈腾却抵住欲关的车门,极轻声地说。其实我也挺想你的。





车门啪地关上了,声响像是尘埃落定的提示音。那辆车汇入车流,都市之夜的繁华顿时淹没了这份极渺小的爱意。却令两人分外满足。


-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