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和平饭店】王大顶X窦仕骁

-王大顶X窦仕骁
-只是记个梗,有时间就开车,没时间就爬墙。
-↑指指点点自己。

伪满傀儡,绿林匪帮,恶与恶碰撞。日军势力渗透,牵线木偶们愈加猖狂,借着效忠天皇的名头,招摇过市,蛮横无理,刁难百姓。民间闻说,窦仕骁最为残暴。王大顶自认是个救世主,凭着一点儿畸形的正义感,便掳走他老婆向军阀示威,向窦仕骁宣战。战后自然不忘索取巨款,这一仗赢得彻底。


窦仕骁却未认出绑匪,只得咬牙切齿地收敛锋芒,暗自记下这仇。另一边,则逍遥度日,狠狠威风一把后王大顶急于寻找新的刺激,敏锐的洞察力牵引,觉着这和平饭店不是个平凡的地儿。又也许是嗅见女人身上的秘密,是足以吸引窦仕骁的魅力,舍身跳进深渊,为着再会会这昔日败将。


趟了这滩浑水,不如想象中容易脱身,神秘感消褪是赤裸的真相,这三个字,是注定被压死的。窦仕骁与身份模糊的对手交战,王大顶的战斗力被这共产党标签削去大半,艰难回击。窦仕骁隔着迷雾看不通透,刺探敌情仍换得对方无动于衷。焦虑缠身,辗转反侧。


咚,咚,咚。指骨敲击木质门落下清脆的声响,仅三声,噩梦中的窦仕骁猛然清醒。门外,站着他的克星亦是救星,他摇摇欲坠的尊严,心底甚至渴求着王大顶能将真相尽数告知。以卑微,换取旁人面前高贵与桀骜。夜深,空气都分外安静,四目相对,王大顶眸中,更多从容不迫,望穿窦仕骁那潭湖水底起的波澜。


“王先生,很晚了。您是有什么事要补充吗?”
“窦警长,我以前见过你。”
“您可是大商人,怎么会见过我呢,别开玩笑了。如果是与要犯有关的事,就请您别兜圈子了。”


萧萧风声拍击门窗,静谧地像坠入深井,未触底便毫无声响。刻意拖延,将窦仕骁的呼吸起伏声都听个明白,他慌了。和平饭店给予的时限将至,抓不到人,面子挂不住,也少不免一顿苛责与嘲讽。念此,王大顶更是兴奋,胜利的筹码似乎牢牢握在手,身体前倾打破对方刻意维持的安全距离。格格不入的嗤笑刺中窦仕骁的痛处,鼻息交缠让人乱了阵脚。警长的威信艰难支撑着,逃避暧昧空气,以极端应付缠绵。窦仕骁敛息凝神,摆出高傲姿态,严肃地瞪人。王大顶专属的痞劲融合神色中的侵略性不断袭击对方,最终落在字句里。


“窦警长,我喜欢你这身警服。腰身特好看,改天咱们研究研究。到时候再谈这公事,也不迟。”

评论(2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