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乌龙茶

闲人

亂七八糟一把短刀

曹少璘死後,未能與他葬在一起。
秋後的蕭瑟攜著西北戰事的喜訊湧進營中,卻未撼動一片肅穆。他死在了民憤下。是一位士卒發現了他的尸體,觸碰著冰涼的大地,長衫上裹滿骯髒的灰塵。一切顯得如此安靜,沒了滲人的囂張笑聲,神色都黯淡下來,眸子裡透著驚恐與疑惑。仍是被屠了城。死訊遙遙傳來,曹瑛便即刻下令,滿城染上了猩紅的血與殺戮後的死寂。曹瑛向來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征戰過多,被這兒子的荒淫無道蓋過了風頭。他的臉上總是得意與傲氣,而此刻在馬背上顛簸,目中流過城中人殺害親人的野蠻,有人見著他硬朗的身子骨裡漫出了難以遮掩的蒼老感與怨恨。
“我是曹瑛的兒子。”
“這是他死前的最後一句話,不知他現在有否安樂。世間的罪名,便由我來背負。”
暗流湧動,熄滅了城中燃燒三日的火,日子趨於平靜。這才有人提起那誰。那誰,大帥身邊一同征戰沙場的,最忠心的某某。在塵土下,沉重的磚瓦下,稀薄的空氣總算耗盡,歎了最後一口氣。曹少璘與他見面了嗎,在半空中,他們才各自含著情緒聚頭,或許又飄散他鄉,難得安寧。大帥的兒子,風光厚葬,大帥的愛將,尸首難尋。沒人再提起,他們都變作了一片雲或是來往的風。曹軍仍然英姿颯爽,踏過的土地都有曾經的味道。
曹少璘沒了思想,張亦死前最後一秒,在想誰。

评论(2)

热度(9)